首页 学习成长正文

中国这么大,哪里才是“国民理想工作地”?

过去,生活选择人,而非人选择生活。今天,要生活还是要工作,又成两难选择。年轻人用脑选择,用脚投票,“迁徙自由”正成为新世代中国人的普适价值。


据零点咨询公司进行的“国民理想工作地”调查,当问及“如果可以自由选择,您最希望去哪个城市工作”时,上海和北京以压倒性的就业优势获得冠亚军,中选比例分别为16.3%和12.1%,广州虽排名第三,中选率仅为4%。


“逃离北上广”是个伪命题,逃来逃去还是在这几个城市之间打转。


逃不掉的“北上广深”。


广州不再是风暴眼


只有中国这样市场化不充分的地方才有北上广问题。户口是中国最贵的纸,挡在外来者面前。但,户口背后的利益和福利正在被剥离,资源和机会扁平化亦是大趋势。


什么是理想城市?城市能否两全其美,既能实现梦想,又可安逸生活?能!硅谷在山谷,斯坦福在郊区,牛津、剑桥都在小城,达沃斯在瑞士小镇,偏于一隅,却并不妨碍成为世界创新中心、学术中心、政治中心或其他某类中心。


北京地铁。


中国有三大城市群:京津唐、长三角和珠三角。相对长三角尤其珠三角城市群的群星灿烂,京津唐城市群是北京一枝独大。


前几年提出的京津一体化并未将北京人流物流吸引到天津、河北,反之将天津、河北的富人吸引到京购房落户。北京是个大漏斗,底部是权力吸盘。按胡润百富榜数据,北京千万富豪达到18.4万人,而小老弟天津只有1.9万人。


近几年推进京津冀一体化,将之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。专家放出口风,称部分科教文卫机构及一些央企总部可适度迁往津冀等地。问题是央企与权力千丝万缕的联系,大学也都官场化了,它们迁到天津、河北后怎么办?这是个系统工程。京城低档次单位如批发市场正酝酿外迁,高档次单位也该动一动。


服务广交会超过34年的流花展馆。


而南方的广州,已经不再是风暴眼。


广州是个过小日子的好地方。它终于回归本源,一个非中原城市,一个远离是非之地,一个岭南富贵之乡。


广州的人口压力相对京沪不大,一是珠三角城市深圳、中山、珠海甚至东莞都各有所长;二是广州本身呈扁平发展,十年前番禺、白云区还是个有心理距离的地方,现在呢?三是错落有致的房屋供应格局,包括宅基地房。


随着成家立业压力临近,占据移动大军主体的80后和90后如何融入新城市需提上日程。他们将对城市教育、医疗、住房等提出新挑战。国务院近期印发《关于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意见》,建立全国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,最大受益者是农民工。


2008年起,广交会移至琶洲会展中心举行。但广交会在随后的互联网时代逐渐式微。图/Taro Taylor


大城市拼本事,小城市拼爹


人活着到底图什么?所谓“尊严”(esteem)是个西方词,中国人更喜欢“体面”。某某从北上广打电话给老家,“我混得还成,是个大公司,几百号人,吃住不愁,年终奖加倍”。其实他可能是个忙死累活的加班族。死要面子活受罪。


可谁不想体面一把呢?谁出来不想混出个人样呢?大城市拼成功,小城市过生活。大城市是永远拿不到的期权,小城市是一张漫长的死亡证。网上一边吐槽逃离北上广,一边蜂拥而至。面对高房价、高物价和歧视性户籍制,活在北上广尊严何处安放?小城市就能获得尊严了吗?谁爸是“李刚”?大城市拼本事(相对地),小城市拼爹(绝对地)。


在年轻人眼里,北上广每片叶子都闪烁着梦想的光芒。什么交通、污染、高房价无阻其梦想。新周刊专题《给我生活,地方随便》写道:“在大城市生活是一笔风险投资,100个梦想家踏入人才济济的这个江湖,总有88个发现‘牛B’不过是一场泡沫。”


大城市是实现理想的地方吗?这是一个疑问,但至少它提供了可能性。


80后是除60后外中国社会最大的群体。这个群体正因集体失败感而委顿。在本地人/外地人群体的利益博弈中,他们是被冷落者——这个80年代下的蛋正变成80年代的蛋疼,他们本可以成中国最国际化、最有希望的一代。


社会学上将那些个人无法改变的力量称作“社会事实”,就是这个社会的基本面,其他都是伪事实或被媒体夸大的错觉。“社会事实”由涂尔干(1895)提出:“一切行为方式,不论它是固定的,还是不固定的,凡是能从外部给予个人以约束的,普遍存在于该社会各处并具有固有存在的。”归纳起来社会事实有三个要素:外在性,强制性,渗透性(普遍性)。


小城市的生活方式,与年轻人的理想格格不入。图/新华网


当前中国的年轻人就纠结于两种社会事实之中:要么挺进北上广面对户籍制硬墙,要么退回二三四线城市盘根错节关系网之中。更深层的社会事实是阶层固化、两极分化、机会稀缺……


但有一点很明确,他们的参照系与老一辈不同了:一个由互联网和影视构建的全然摩登的指标体系。按他们的现代参照系,逃回那个旧世界是伪事实,因为从心理上他们根本回不去了。这个人群有多少?2-3个亿。